一个投票、一个声音

美国的开国先驱设想出这样一个世界:一部分有产阶级超越自身的利益,并代表其余“人民”投票。然而,许多“人民”固执地希望直接投票,选择他们的领导者和法律。由于一群人试图说服立法者、法院和他们的同胞让他们分享投票的权力,结果是迫不得已的调整、充满争议的斗争和持续不断的谈判。

自动投票机,1898

我们与朋友、邻居、盟友和对手站在一起, 有时沉默,有时聊天,甚至可能讨论我们待定的候选人,但是,我们的最后投票属于个人时刻,无论是在帘幕后还是纸板屏幕后进行。到 19 世纪 90 年代,投票从公开表决转为无记名投票。这台机器的齿轮机制和帘幕旨在确保准确性、安全性和隐私性。

获得投票

获得投票

随着美国人经历政治、种族、阶级和财富的转移问题,投票权开始扩大、收缩和再次扩大。选民的每次增加都带来了权力平衡的变化,并导致实际政治与美国民主理想“民治”政府之间的冲突,尽管某些已确定的选民认为,扩大美国选民的范围将会强化国家力量,但有些人提出了质疑,其中包括那些可能与他们的担心不同,或可能威胁他们对美国政治、社会和经济结构的控制的人士。

妇女选举车,19 世纪 70 年代-1920

提倡妇女投票权的早期妇女政权论者在讲演和分发选举杂志《赋予女性投票权期刊》(Woman's Journal) 时会用到这种货车,后来的妇女政权论者在货车上绘制了口号,并继续在集会和宣传以及杂志销售中使用。

保留投票

保留投票

由于更多有着多元化背景的美国人民赢得投票权,地方和国家的担心从是否可以投票,转移到是否愿意投票上来。一些倡导者和官员鼓励选民出来投票,并寻找使投票更容易的方法,还有一些改变了选民登记要求和选举日的规则,试图尽量减少刚刚获得选举权群体的政治权力。

密西西比州选民登记表,1955–1965

支持举行考试,以证明申请人英语阅读和理解能力的人士称,考试确保了选民受过良好教育并且具有一定的见识。在实际中,考试使教育程度低下的移民和穷人失去了投票资格。在南方,考试防止了非裔美国人报名参加投票。在 1965 年,《投票权法案》(Voting Rights Act) 终止了南方的读写能力考试,其他地区则是在 1970 年。


离开这个房间,沿着您面前蓝色的墙继续前进。接下来的几个展品就在墙上。